【羊晚政见】广州深圳均已出现涉碳排放的案件

  • 时间:2022-01-30 09:0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力争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是我国向世界作出的庄严承诺。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从广州、深圳有关法院了解到,广州、深圳均已诞生了涉碳排放的案件,行政机关、司法机关在落实“双碳”目标上迈出了坚实步伐。其中,广州法院审结的一宗合同纠纷案是全国首例碳排放权交易结算案件。

  在广州的这宗案件中,某碳(广州)低碳科技有限公司(甲方,以下简称“某碳公司”)与东莞通某电力有限公司(乙方,以下简称“通某公司”)于2018年签订了一份碳排放配额转让合同。合同签订后,通某公司向某碳公司支付了5万元保证金。广州碳排放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碳交易中心”)根据该合同及某碳公司、通某公司的要求,于2018年6月28日,在其交易系统完成上述236350吨碳排放权配额的转让划拨,并出具交易凭证。

  事后,通某公司没有按约定于2018年7月31日将资金转入其交易账户,也即没有付款,后引发纠纷。某碳公司起诉广碳交易中心索赔218万余元并要求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广州市花都区法院于2020年1月2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经广州市花都区法院一审、广州中院二审,法院均认为,在本案碳排放权交易模式中,作为提供交易平台和相关服务的广碳交易中心,对于某碳公司和通某公司之间的碳排放权交易,既没有违反约定的义务,也没有违反法定的义务。某碳公司主张广碳交易中心应对通某公司未支付转让款承担赔偿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诉讼请求不能成立。广州中院于2020年12月二审判决驳回某碳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某碳公司的诉讼请求最终也被驳回。

  自2020年6月1日起,深圳全市涉环境资源的各类一审案件由深圳市龙岗区法院环境资源法庭集中办理。截至目前,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环境资源法庭(大鹏人民法庭)已办理了多宗涉碳排放权的案件,案件类型包括行政非诉案件审查案、行政诉讼案等。

  作为环境资源领域内新类型案件,碳排放权案件的审理涉及政策和规章制度的理解适用、企业实际排放情况的核查、相关法律问题的定义等多方面,其中,在环境资源法庭最早于2020年9月受理的一起案件中,该案被处罚主体深圳市华某电路科技有限公司,是深圳市纳入碳排放权交易管控范围的690家单位之一,根据深圳市碳排放权管理的相关规定,公司需在每年6月30日之前通过监管系统提交足额的碳排放配额申请,或者核证自愿减排量进行履约,但公司在正常生产过程中,由于产业转型以及经营主体变更等原因,未能及时履行上述义务,故被深圳市宝安区生态环境部门处以罚款24.9万余元。该行政处罚决定生效后,宝安区生态环境局向龙岗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环境资源法庭依法审查了作出行政处罚的证据材料,认为案涉公司作为纳入碳排放管控范围的主体,理应履行报告并接受核查等义务,该行政处罚事实认定清楚,法律适用正确,执法程序合法,最后裁定准予强制执行。

  此外,还有一些碳排放管控企业存在未及时履约但未产生能源消耗问题的,对于该类企业作出的行政处罚,环境资源法庭也根据企业生产经营实际,依法调整处罚方式。

  “排放权交易作为一种新型的环保制度,通过市场经济的方式进行碳交易,排放超标的须到碳交易市场购买配额,配额有盈余的企业则可选择出售,目的是减排温室气体,以市场机制推动企业绿色发展。”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环境资源法庭(大鹏人民法庭)庭长施东辉说,在推动节能减排,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过程中,人民法院通过司法裁判能够有效支持和规范碳排放监管秩序和行政机关依法行政。

  “碳排放权交易于我国而言是一片新蓝海。”教育部长年学者、武汉大学环境法研究所所长秦天宝教授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说,为防范碳排放权交易风险,政府、人民法院以及企业三方须共同协力。政府层面,一是健全碳排放权交易法律法规,制定相对完善的碳排放权交易政策体系,保障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有序发展;二是建立国家级统一的碳金融交易平台,加强碳市场建设,防范和化解市场风险,确保场内交易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三是不断完善碳排放权交易监管体系,加大对跨行业、跨市场、跨国界的碳交易的监督管理,倡导公平合理、诚实守信的商业理念,保证碳交易的有序发展。

  秦天宝说,人民法院应当在审理涉碳民事、行政及刑事纠纷案件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一是妥善审理有关碳排放权交易各参与主体之间涉及碳排放权配额以及核证减排量的买卖、质押或抵押等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二是依法保障行政机关对碳排放权交易的合理监管行为,关注行政诉讼中所涉行政程序的合法合理性;三是对涉碳刑事纠纷秉持谦抑原则,审慎审理有关诈骗类、逃税类、洗钱类、盗窃类刑事案件。

  “企业则应与监管部门建立互动机制,关注交易对象资质和交易安排合规性等方面的风险。”秦天宝说,一是通过聘请专业机构比如律所和会计师事务所对交易对象进行事前尽职调查,核查其资信情况及履约能力,并根据核查结果采取停止磋商或者要求对方提供担保或继续进行交易等不同策略;二是重视合同重要条款的设置,除了关注交易标的物的交付、付款及违约等条款,对于陈述和保证及不可抗力事项也应当重视。实践中存在企业将资金不足、碳交易额度不足以及行政审批时间约定为不构成不可抗力做法,值得讨论和借鉴;三是在协议交易的方式下,为了防范合同相对方违约导致的风险,建议企业将交易双方订立的合同在交易平台备案,并将具体交易细节积极地向交易平台披露。